專車和出租車之戰已經角逐數日,還引發人們對出租車行業行政壟斷的質疑,甚至破除壟斷已經成為改革共識。到底怎麼改?專家認為政府應放開出租車經營限制,引入市場競爭,同時加強事中事後監管,保證出行需求,防止改革走向市場壟斷的極端。
  本報記者 王興飛 實習生 盧丹
  政府角色怎麼變? 變營運權牟利者為行業服務者
  黑車太猖狂、定價不合理、專車搶生意,的哥表示不滿的原因有很多。但這不過是“就事論事”的錶面原因,出租車行業亂象頻出,本質上是因為“特許經營”——由政府來設置城市出租車的數量門檻。
  因此,在專車催化之下,不少專家認為行政壟斷的傳統出租車行業迎來市場化改革已是共識。那在這場變革中,政府部門應該如何立足?是監管到底還是服務先行?
  浙江省交通科學研究所副總工程師許雲飛表示,政府部門的角色應當轉變為改革的“穩定器”和行業的服務者。“計劃和市場的區分在哪裡?這要看是經營性強還是公益性強。在出租服務買賣中,政府應逐步放開讓市場來主導。”
  以往,由政府來敲定“一個城市有多少出租車合適”,在不少人看來天經地義,政府除了管理者,還扮演著營運牌照收費者的角色。哪怕是北京市有關部門提出正研究投放“約租出租車”,也立足於老舊思維,由政府來研究增加多少輛車。
  東南大學交通法治與發展研究中心執行副主任顧大松表示,專車的出現為政府“解套”提供了契機,緊緊抓著經營許可不放已經不符合現實需要。但是,在這場專車和出租車的較量中,改口之前的政府部門強力封殺專車,在不少人看來,就站在了出租車公司一邊。
  “政府首先要拓展出行資源,其次才是合理髮揮作用彌補市場調配的盲目性。”山東大學哲學與社會發展學院社會學系教授王忠武認為,政府不應事前事後都插手,因為再聰明的政府管理者,對一座城市的出租車需求也沒有市場的判斷準確。
  改革第一步怎麼邁? 向互聯網專車發放經營許可
  今年1月1日起實行的《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規定》(交通部16號令)明確規定,縣級以上道路運輸管理機構應按照出租汽車發展規劃,發展多樣化、差異性的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。這和交通運輸部日前針對專車所稱的“滿足運輸市場高品質、多樣化、差異性需求”方向一致。
  專車為出租車行業改革提供方向,但改革還是應從經營權放開本身著手。“先放開號牌限制,這是一個封閉行業的現時所需。”顧大松認為,啟動出租車增量改革,滿足差異需求,應是行業變革的第一步。
  2012年兩會期間,交通部副部長馮正霖曾表示,出租車改革將推進“企業化經營”和“員工化管理”的企業管理。兩年來,武漢等地的出租車改革就與此方案類似,取消份子錢的的哥變為出租車公司的員工,享受正常的薪酬待遇。
  不過,有的哥覺得變身上班族有著諸多不適應,不如幹個體那樣方便自由。與此同時,武漢出租車數量並未明顯增加,起步價在“毫無反對”的聽證聲中被上調,這份方案對於市民的乘車需求而言有多大進步,還有待進一步考證。
  對此,顧大松認為,市場剛需決定政策導向,放開經營權限制是應有之義。
  顧大松還表示,在增量改革中,政府部門應考慮對互聯網專車發放經營許可。“事實上互聯網專車技術條件已經較為成熟,市場也有相應的保險產品,政府可以納入統籌。”
  在對專車的利用中,濟南曾主導推廣愛召車軟件,但其變成“雞肋”已是不爭的事實,而且在專車與出租車銜接的管理上也未形成新的思路。
  業內人士表示,改革不是“讓專車跑起來,但別來打亂出租車現有的利益圈”,而是把本應自由競爭的行業從行政壟斷中剝離出來。許雲飛也表示,行業結構優化是一種進步。作為新生事物的專車,其所有的信息化優勢能方便市民生活,出租車行業應認可吸納。
  如何避免新的市場壟斷? 邊放邊管,防止供需反彈過猛
  在這場與居民出行密切相關的變革中,多年積累的供需缺口會不會在一夜之間爆發從而造成市場反彈過猛?完全開放的市場會不會導致另一種市場壟斷行為?
  王忠武表示,以市場化為導向的出租車行業變革中,一下子完全放開行業市場並不現實,這將加重後期政府部門的監管成本。
  “拿這幾年出租車改革比較好的溫州來說,溫州施行出租車牌照終身制,但已經異化為可以繼承、抵押和轉讓的資產。”王忠武說,一副出租車牌照輕易就能炒到上百萬元,這足以說明這是一個暴利行業,當競爭被限定在一個固有圈子裡,消費者很難從中享受到實惠。
  “暴利的背後都是消費者買單,事實上,政府部門的後續改革也變得更加難以掌控。”王忠武說。
  許雲飛表示,對於溫州的出租車行業,政府部門正打算再次統一管理起來。事實上,在民營經濟發展較好的浙江,政府部門正在逐步收回公共交通組織引導權,比如打破個人號牌終身制。“這不是重回行政壟斷,而是合理引導規避市場壟斷和無序行為。”
  如許雲飛所說,放開出租車經營選限制並不意味著政府無事可做。如果出租車管理達到理想狀態——徹底取消出租車業的總量控制和租價管制政策,任何人或公司只要符合質量和安全要求就能進入出租車運營,那政府要做的就是事前放權,事中事後加強監管,比如嚴格審核車輛、駕駛人員資質,提升管理和服務水平等。
  “總體上來看,開放市場應該是逐步進行的有序行為。”顧大松表示,相關政府部門前怕狼後怕虎的心態並不可取,行政壟斷的出租車行業終將迎來市場化變革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路向何方)
創作者介紹

the kills

ed11edbm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