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漯河高級中學今年74人獲10分的國家二級運動員高考體育加分,占河南全省此項加分總人數的十分之一,引發公眾質疑。2013年,河南全省有超過300人通過河南省青少年傳統武術錦標賽獲得國家二級運動員資格。記者在採訪河南省體育局宣傳處處長時問“國家二級運動員資格審查具體由誰來做?”河南省體育局宣傳處處長猶豫了一會說“能不能你問之前咱先溝通溝通?”(《蘭州晨報》7月7日)
  “咱先溝通溝通”,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?按照常理來說,這應該有兩層含義。一是,讓記者採訪之前,先說說需要問的問題,然後準備準備。二是,溝通後,記者可以問他們想說的,而不是記者想問的。可貴的是,央視記者沒有被“溝通溝通”,連這句話也報道了出來。
  記者採訪內容其實很簡單,就是問二級運動員資格審查由誰來負責,別說是宣傳處處長了,就是應該熟悉業務的普通幹部回答這個問題也不難。心中裝著工作,也就會脫口就來。這有什麼可以溝通的?難不成記者問你叫什麼名字也需要猶豫一下,也需要“溝通溝通”嗎?政府官員如實回答相關業務情況是一種責任,還需要怎樣“溝通溝通”?
  對於河南“體優生”加分事件,我倒是關註這種“溝通溝通”的現象。在此次事件的調查中,已經有270多名考生主動放棄了享受加分。這是不是當地體育部門和調查組“溝通”後的結果?這是不是學校與孩子“溝通”後的結果?這是不是學校和體育部門“溝通”後的結果?經過了一次次所謂的“溝通”,也就有了“主動放棄加分不追究”的政策。看上去通過“溝通”解決了不合理加分的問題,問題是調查組不是“擺平組”,他們的任務是調查事情的真相,而不是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。
  “溝通溝通”現象存在於各個領域、各個部門。有了“溝通溝通”,不能審批的土地審批了;有了“溝通溝通”,不能減刑的貪官保外就醫了;有了“溝通溝通”,原本該查處的案件悄無聲息了;有了“溝通溝通”,犯了事的官員異地崛起了;有了“溝通溝通”,中鐵建的天價招待費事件在民怨沸騰中,也消無聲息了。
  這種“溝通溝通”現象的存在,被溝通走了社會正義,被溝通走了司法公平。有報道說,央視記者的採訪把官員給問懵了。筆者並不認可這樣的判斷。問懵了,不是真懵了,而是裝出來的。所謂問懵了,應該是你問的問題他不知道,才會懵了。而事實上,對於誰負責這些工作的資格審查,宣傳處長會不知道嗎?顯然,他不是懵了,而是不想說,說了就會得罪同事,說了就會得罪領導。他的工作就是負責“溝通溝通”。
  面對可怕的“溝通溝通”,我們的有關部門需要對這種現象重視。要看看多少官員處理問題除了會“溝通溝通”還會什麼?處理百姓訴求的時候,為啥就不會和老百姓“溝通溝通”呢?如果能夠通過良善的溝通方式回應百姓合理訴求,難道還有人批評官員霸王硬上弓嗎?  (原標題:“溝通溝通”與“霸王硬上弓”)
創作者介紹

the kills

ed11edbm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